初恋女孩琳和她的班长结婚了,那个男孩的父母在附近开了一家服装店,他们结婚后也在长乐坡开了一家商店。我心里空荡荡的,若有所失,又如释重负,我也可以放心的去一个人玩传奇私服了,她终于有了一个好的归宿,我在心中默默的为他们祝福,希望他们以后的日子能够平安,幸福。

一个朋友告诉我,琳在结婚前,甚至在结婚时,心里想的还是我。人是一种很复杂的动物,有时正因为深情,才将事情做的像个冷血动物。我觉得我很无能,也许还很无耻。面对一个如此深爱自己的女孩,却因为现实中的一些东西而逃避责任,故意的措过机会,措过自己所爱也深爱自己的人。

 回想和琳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的潇洒浪漫,一起通宵玩传奇私服,甚至连吵架都是那么美丽。可是后来,我渐渐才知道,在现实中,我们之间的距离原来是那么的遥远,有那么多阻隔我们的崇山峻岭,大江大河,我们是走不到一起的,尽管我们都在努力。

琳大我一岁,她很想结婚,因为她家在长安县一个落后的小村子,村里的同学大都结婚了,她家也不允许她再托下去了。那时,她常对我说:“我们既然彼此想爱,我们就早早结婚吧!”

我能看出,她是多么的愿意嫁给我,我却认为,我还太年青,才二十岁,事业无成,生活也不稳定,现实跟本不允许我结婚,因为我还没有能力给她幸福。一天,她又这样对我说,我就开玩笑骗她说:“家里不允许我们结婚”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以为我家里不愿意她呢,那天晚上,她难过的在宿舍里给她那个舍友叨咕了一夜。第二天,那个舍友就笑我们。从此,我再也不敢说那种伤她心的话了,即使是这种玩笑也不敢开。

她说她村里那个女孩,尽管家里强烈反对,还是嫁给了她所爱的男孩。我知道,他们都曾和我们在一家公司,女孩叫玲子,男孩叫国平,他们是很深情,他们是结婚了,可是他们过的并不幸福。

国平家实在太穷,给他连一间窑洞都没有,更不要说什么房子了,结了婚,玲子仍然住在娘家,国平在一家冷饮公司上班,说是一月500元,实际冷饮行业都是靠天吃饭的,工作很不稳定,工资拖欠,苛扣,她们的生活都是勉强维持,更不要说建设家庭了。后来,他们有了孩子,玲子还是住在娘家,孩子营养不良,体弱多病,一次,孩子得了肺炎,3000元的住院费,他们借都借不来,耽误了孩子的病,孩子夭了。我认为孩子其实不应该到这世界上来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的现实中,在这样的重要条件下,爱情,弱不禁风,谁能够保证相爱一生呢?我见到了太多的悲剧,我不知道,他们现在怎样了。

琳总是天真的认为,结婚以后便是幸福了,她不知道,情长路更长,她也不会明白,一个男孩的责任有多重,尤其是象我这样的浪子,一无所有,一无所能,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,却不愿意国平的悲剧在我的身上重演,尽管我的现实情况比国来强一些,可我还是很害怕。

琳常用为此和我争论,后来发展为争吵,一次,她又和我吵,当时公司面临倒闭,托欠我许多工资,却天天还要上班,我心情坏透了,也记不清我怎么了,我打了她一记耳光,从此不再理她了,一起告别了传奇私服的游戏日子。其实我并不是负气,我只是在逃避那个沉重的话题,那只打了她的手一直在隐隐作痛,痛到心底,痛入骨髓。

在这之前,她的班长就对她紧追不舍,她却一直对我念念不忘,一段时间以后,我准备离开公司,离开这个让人压抑的环境。我知道,我们是走不到一起的,我也希望她能和她的班长走到一起,我走时,她还站在我身后,希望能和我说最后一次话,我也很难过,话到嘴边却又忍住了。

那年冬天,最后一次在公司门口碰见,人很多,可我能感到,她的眼光一直有注视着我,我故意避开了她充满期待的目光,我知道,我们是走不到一起的,我不能在这时给她任何幻想的机会,因为和我在一起,最终对她是一种伤害。我心里一直有默默的对她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,并不是我不爱你,只是我们一个是河水,一个是河堤,是不会永远在一起的”


转载本文请注明来源于:http://www.shaibar.com .